您的位置: 丽水资讯网 > 历史

虐仙记 第433章问罪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9:17

虐仙记 第433章问罪

轰轰轰轰!

四声响亮的撞击之下,神兽宫外的巨大挂钟开始轰鸣不已。

钟声嘹亮、清越,可是其中却显露出一种深沉的杀意。

敲钟的居然并不是神兽宫之中的人,而是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,白衣飘飘。在他的身后,跟随着一以及一干悬浮宫的弟子。

敲钟的人,自然是悬浮宫的掌教风悬羽了。

本来,这样的事情,可以派一交涉就行了,可是他毕竟还是亲自到了。

血衣长老神色张煌,在林慕白的静室之外说道。

当今三大教门之中号称最正宗的悬浮宫掌教亲自驾临,可是说最大的事情。一旦林慕白处置不周,动起手来,那就肯定是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真正的动手,以他长生初期的功夫,也丝毫不会怕对方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两个分身都在自己的心中说:看来对手并非等闲,分身之术,毕竟还是不能瞒过对方。

自然。如果一方的分身可以瞒过另外一方,那就是一种压倒性的胜利。

知客殿中,双方互相客套,喝茶。

风悬羽将茶杯端起来,猛地一口将其中的茶水和茶叶一起喝下,咕嘟一声,将茶水吞下。开始咀嚼茶叶:“嗯,果然是好茶。不过,现在茶已经喝过了,林兄,我们谈正事吧?”

林慕白心中一凛:风悬羽本来是雍容尔雅的人,想不到现在却如此着急,那是即将发火的前奏。他再温文尔雅。可是江云之死牵涉到本派弟子的性命,他自然不能有丝毫的马虎。

换了是其他的门派,风悬羽也许早已经下令诛杀。

一赶紧替师父补充。

风悬羽的话继续:“当然,此事不仅有人证,而且小徒的神魂侥幸逃了回来,正在我手中,他可以作证,请把薛冲叫出来吧!”

点头。风悬羽的神色阴沉之极。

这种事情发生了,薛冲居然都不向派中报告,他心中自然有些恼怒,但是使他的心中十分欣喜的是,薛冲这小子居然敢杀人,而且敢杀悬浮宫的人,有种!

无论谁都知道,三大教门的弟子,是不能轻易杀死的,否则的话,后患无穷,何况薛冲好像还是明目张胆的杀了江云。

薛冲早已经在等着林慕白的召唤,准备接受重重的惩罚。不管怎么样,薛冲都知道,此事很可能会惊动掌教师傅。

果然,现在是派弟子亲自来召唤自己,意味着事态十分的严重。

再怎么说,这里可是神兽宫所在的地方,风悬羽的修为虽然震古烁今,但是在这里,还是不敢造次的。

冰凉。

薛冲来到大殿之中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全身冰凉,尤其是腿,一阵阵的冰冷似乎从自己的腿上传递到自己的身体之中。

风悬羽仅仅是这样看着薛冲,薛冲就感觉到全身酸软,身体有一种虚脱的感觉。

好厉害的高手。

薛冲确信,他要杀自己,只需要一道意念。

是他。

这么多年没有见他,风悬羽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。

但是林慕白似乎忘记薛冲这样做有点失礼啦,反而露出微笑。

他知道,现在不是提谢风悬羽以前授艺之德的时候,而是推脱的时候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薛冲身上冰凉的感觉消失,因为林慕白恰当的抵挡住了风悬羽眼神的窥视。

无论是哪一派的掌门。自己派中的弟子,而且是核心弟子被人杀了,都不会善罢干休的,更何况是悬浮宫这样的大派。

风悬羽的掌中忽然传递出嘶哑的声音:“薛冲,你在说谎。在万木岛中心。你杀了是四个万木岛的弟子,包括万木岛一门之中的大弟子万起,我亲眼所见,是我路见不平出来阻止你,想不到你胆大包天,居然趁我不备杀了我。可是我的肉身虽然已经死亡,但是我的神魂还在,我不会放过你的,知道吗?”

一的眼神冰冷:“万木岛主说,他的这十四个弟子,肉身死亡,而且神魂也已经被人完全的吸收,我早已经调查过了。”

很显然,当初一遍寻岛屿找不到薛冲之后,回去将江云的尸体领回。

当一向风悬羽禀报此事之后,立即引起了风悬羽的高度关注,至少他们现在知道,薛冲身上肯定藏着可怕的秘密。

因此风悬羽这次大动干戈的来到神兽宫,出来要讨回一个公道之外,就是想看看薛冲的虚实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可是这无疑让风悬羽失望了。

薛冲的身子,从他刚出现在面前的时候,他的神念就对薛冲进行扫射,甚至对薛冲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不放过探测。、

没有。

以他这种高强的修为,居然无法查出薛冲的秘密。

这是难以想象的。

不过风悬羽的疑惑并没有维持多久,他看到了薛冲的柴刀。

绝品宝器。

既然薛冲的身上并没有道器这样强横的东西,那么应当从宝器继续的追击查询。

刀法。

据说薛冲的刀法厉害,再配上这柄特殊的柴刀,相必就会发挥出强悍的能力。

薛冲回答了这句话之后,才忽然明白,自己的神智,居然在刹那之间失守。

这个回答,本不是自己想说的话,可是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居然说出。

哼!

林慕白的鼻子之中哼了一声,心中愤怒之余,却有几丝佩服,风悬羽能够在刹那之间破除自己下在薛冲身上的防御,的确是高手。

要知道,薛冲是这件事情的关键,若不能让薛冲按照他早就想好的思路应对,则丢脸的就是自己神兽宫,所以林慕白一直细心的保护着他。

而薛冲显然也没有让他失望,一口咬定自己虽然和江云战斗过,但是没有杀对方。

好小子!果然不愧是曾经在尘世之中做到始皇帝境界的高手,居然来个死不认账。

温暖。

薛冲刹那之间感觉到,自己身上那种冰冷的被人窥视的感觉消失,林慕白显然不会让风悬羽在自己的地盘占了便宜去。

风悬羽的眼中闪现一丝得意的笑容,毕竟这一个回合,是自己占了上风。

林慕白想不到事情就这样了结,赶紧道:“风兄,你我多年不见,既然来到此地,何不盘桓数日?”

风悬羽走出数步,但是却忽然回头。看着薛冲,眼中露出艳羡的神色:“小伙子。我当年见到你,就该立即把你收为弟子的,是我失算了。”

风悬羽的心中想的是,我当初就看出薛冲天资灵秀,本想将之收为弟子。可是想到他尘缘未尽,传授他一些功夫之后,以为他会拜在我的门下,想不到他居然没有选择自己。

以风悬羽这样的高人哼,薛冲果然不凡。居然果然是通玄第一重的能力。可是林慕白放出话来,在三大教门之中到处炫耀,薛冲深入地底,居然毫发无损的出来。

这一点,本来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奇迹。可是据可靠的消息,薛冲在地底时候,曾经遭遇了狼雄伟、狼雄信以及血月子爵这三大高手的追击,要是再加上哀崂山奇怪,薛冲几乎不能有丝毫生还的机会,可是他却活下来了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风悬羽离开,林慕白一脸的得色。

血衣长老的脸色变了:“你,你以通玄第一重的境界,居然杀了通玄第三重的人物?”

这大殿之中,此时屋中已经只剩下林慕白和血衣长老以及薛冲三人。

林慕白却没有什么惊讶:“我确实早已经猜到了。只是我想不到,你身上的刀法会如此厉害,好刀法好刀法!”

林慕白一笑:“不行。血衣啊,以后你就不要再提此事了吧。”

林慕白的声音响起:“我也是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当薛冲的身形消失的时候,血衣长老的眼中闪过凝重的神色:“秘密,薛冲的身上,一定藏着可怕的秘密,大师兄,您是怎么看的?”

林慕白摇头:“我看到过他出手,我觉得他身上除了刀法之外,也许没有什么秘密啦,因为曾经亲眼看到过他出手。”

血衣长老也点头:“大师兄。你的眼光真好,连风悬羽这次都是算了,难道不是吗?”

林慕白沉吟良久:“这有何难,只要将自己这十四个弟子的神魂收集在一起,封印住了,谁也查不到。当然,也许他为了保险起见,说不定已经将这十四个弟子的神魂炼化了。好啦,一切就交给你啦!”

让他这样一个长生境界的高手出来执掌掌门弟子的职务,对他而言,自然史大材小用,可是门派多事之秋,他也只能勉强接下这个担子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汗水。

薛冲回到屠狗峰的时候,才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之中恐惧到了极点。

风悬羽的招数,眼睛的那一次凝视,使得薛冲的心中,久已经被压制的魔鬼开始复苏。

不过,好在薛冲的心灵力境界因为四方莲台的缘故,彻底的稳定了下来,这才慢慢的平伏了自己的心情。

薛冲将自己的身子藏在照妖眼之中,绝对安全的空间之中,感受到谢婷婷温柔无比的按摩,心中的压抑才逐渐的平伏。

可是谢婷婷饱满的地带再次使得薛冲热血贲张,他很无情的占有了这个女人。

平静。

薛冲叹息,看来这世上,只有女人才是慰藉男人的良药。

薛冲随即将谢婷婷和张兰芝送出了照妖眼。

张兰芝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去。

薛冲也感觉到不无遗憾。

可是这一次,的确是没有给自己多少的机会可以得到这个女人。薛冲明白,女人既然愿意跟着你一起,而且不在乎自己的名分,那迟早就是自己的盘中餐。

。。

。。。。

风悬羽的手一划。

一道耀眼的紫色光芒出现,一处山洞之中随即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结界。

当然,这个结界的范围并不大,大约只有一座二层小楼的大小。

符信。

一的手中很快接到一道紫色的腰牌一般的东西,是风悬羽亲自将他交在一手中的。

风悬羽的声音冰冷:“江云都死啦,你还怕事情闹大?”

&白。”他的眼中露出笑容,他当然明白掌教的意思。在神兽宫中和宫外动手,那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邢台治疗龟头炎医院
防城港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牡丹江治疗宫颈炎医院
邢台治疗男科方法
防城港治疗阳痿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